·中院动态 ·区院动态 ·法院公告 ·机构设置 ·普法指南 ·本院简介 ·党建工作 ·法律法规 ·民事文书 ·刑事文书 ·行政文书 ·执行文书 ·其他文书
司法与社区管理研究
——从“法官进社区”活动说开去
作者: 张拥贵 石蕊   发布时间: 2012-11-12 09:36:00

       为切实发挥人民法院能动司法的功能与作用,进一步密切人民法院与人民群众的关系,夯实人民法院工作的群众基础,武汉市洪山区法院在全区开展法官进社区(村湾)活动。本文以此次“法官进社区”活动为视角,结合笔者之前在街道、社区的工作经历,对司法与社区管理研究中一些观点和想法进行阐述。

       一、司法与社区管理间的联系

       1.社区管理体制改革的必要性

       中文的“社区”概念是从英文的“community”翻译过来的。国务院办公厅于2000年转发了民政部的《关于在全国推进城市社区建设的意见》,明确界定了社区的含义,指出社区是指聚居在一定地域范围内的人们所组成的社会生活共同体。社区制至此产生,并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现行社区管理体制,即:党委政府主导、民政部门主管、有关部门负责、社区居委会主办、社会力量参与。([1])

       随着传统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变,社会发生重大转型,传统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单位人”向“社会人”的身份转变,社区居委会要想成为纯粹法律意义上的群众自治组织已不可能。同时,由于传统意识的影响,社区居民的自治意识、参与意识不强,社区居委会在努力成为群众性自治组织的进程中缺乏群众基础,举步维艰。在这种情况下,惟有对社区管理体制改革,才能在不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居民委员会组织法》的规定发生冲突的前提下,突破现有社区建设的实践困境,建立健全适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符合现代化公共管理理念的新型城市基层管理体制。

       2.司法改革与社区改革目标的同一性

       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维护社会和谐稳定,这是司法所追求的目标。同时,推动我国司法体制改革,进一步改革和完善我国社会主义司法制度,也是全面落实依法治国基本方略、加快我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的基本保障,是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具体体现,也是现阶段人民群众的迫切需要,更是创新社会管理方式的必要途径。而加强社区管理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建设的基本途径和重要组成部分,它有利于促进社会主义和谐文化建设,繁荣基层文化生活,加强基层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有利于健全社会组织体制,实现社会管理完善,社会秩序良好,社区居民安居乐业,社会保持安定团结的新局面。

       二、司法与社区管理间的互动关系(以“法官进社区”活动为例)

       法官进驻社区(村湾)是预防和化解社会矛盾的有效措施。法官进驻社区,对于完善“大调解”工作格局,充实各基层社区维护社会稳定的工作力量,增强应对突发事件、协调解决矛盾纠纷的工作能力具有重要意义。

       1.“法官进社区”体现了司法为民的现代司法人文主义精神

       司法的人文主义精神是现代司法的内在、深层的精髓与内核,是司法的价值追求和终极目标。现代司法人文主义的核心是“司法为民”精神,法官进社区正是司法为民思想的具体实践,它以审判与人民调解相结合的方式,以追求实质公平、个别正义为目标,在法治的前提下用对话弱化对抗性,求得各种利益的平衡,在秩序中追求整体发展;它以送法进社区的方式,缩短法院与社区居民的距离,增强法官的亲和力;它以简便快捷、当事人参与、具有人性化和人情化的程序设计,用预约开庭、快速审判通道等方式,实现以人为中心,而不是以国家为中心的纠纷解决机制。

       2.“法官进社区”是法官职业化和司法现代化的现实需要

       一般认为,法官的基本职能是解决纠纷,但法官不应当仅仅停留在解决纠纷的层面上,而应当通过疑难或僵持不下的案件,解说法律真谛,宣告法律是什么,即通过诉讼来产生规则。在社会活动中,各种纠纷有多种解决的途径,法官不应当成为纠纷的唯一解决人。通过法官进社区,法官应当将部分纠纷的解决权让渡给民间组织,让大量的民间纠纷能化解于社区,让法官集中精力完成生产规则的职责,成为真正意义上的职业化法官。社区组织参与纠纷的解决,既为法院分流了简单民间纠纷,同时法院向社区组织让渡部分纠纷解决权,让社区居民直接参与纠纷的解决,也体现了现代司法的民主性,增强民众对法院的信任度。

       3.“法官进社区”是应对当今社会诉讼“爆炸”有效措施

       自上个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各级法院总收案数全面持续上涨,诉讼“爆炸”的直接后果是法院积案居高不下,这严重损害了法院的威信和国家法制的形象。同时,诉讼“爆炸”还间接导致了裁判质量长期低迷,上诉率不断增加,二审维持率逐年下降以及执行危机。我国长期就有民间调解的传统,我国社区组织一直较健全,近十年来民调组织职能虽然有所减弱,但仍在社会纠纷解决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因此,通过法官进社区,利用人民调解网络,将大量纠纷化解在萌芽状态,是减轻法院诉讼压力最为有效也是目前最为现实的方法。

       法官进驻社区(村湾)是加强社会管理的创新之举。新就新在促进了社会管理的法治化,更多地运用法律手段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实现了司法服务的网格化,以社区为单元,科学确定驻点法官的工作职责,将司法服务资源和服务项目定位到“网格”中、覆盖到社区每一个角落;完善了社会管理工作机制,实现司法审判力量与党委、政府、社会管理力量的有机衔接和良性互动,形成了社会管理的整体合力。

       三、如何保持司法与社区管理间的互促关系

       从比较法视角看,在两大法系法治比较发达的一些国家,为了较快解决小额民事纠纷和轻微刑事犯罪案件,均设置了以治安官制度为典型代表的各种简易审判组织。笔者借鉴西方的治安法官制度,结合我院在法官进社区实践中遇到的问题,认为应从以下方面完善我国的社区法官工作:

       1.通过建立制度规范社区法官的工作。国外治安法官既被赋予了审判权,还被赋予了运用更加灵活、简便的司法程序的权利。诸如,当事人起诉可以言辞或使用法院的表格化诉状,法官可以在夜间或节假日进行审理,判决书可以口头形式宣布,由书记官记载入卷,还可以采取表格化的判决书形式以及小额诉讼程序的特别规定等。([2])结合我国民事诉讼法规定的“便利群众参与诉讼,便利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原则,可以考虑进一步完善和规定社区法官适用更加简易、灵活、便捷的司法程序,减少诉讼成本,鼓励当事人选择调解。同时,也要处理好方便诉讼原则与强化程序理念之间的关系,不能因过分强调“两便原则”而使审判结果出现偏差,影响司法的权威,而是应当建立社区法官审判程序规则,对审判程序予以规范,保证法律的权威性。

       2.明确进驻法官的职责范围。国外治安官一般受理小额民事案件和轻微的刑事案件。我国虽然也明确规定了人民法庭的受案范围,但仅规定人民法庭原则上可以审理刑事自诉案件与民事案件,在标的额与案件类型上没有区别。实践中,有必要明确社区中常见的、与民生联系密切的婚姻家庭、“三费”(赡养费、抚养费、抚育费)、继承、收养、相邻关系、小额民间借贷、争议不大的人身及财产损害赔偿、物业等纠纷,均适用强制性调解前置的方式,由社区法官进行前置调解;还可以赋予社区法官协助法院查询当事人、送达文书、协助执行等工作职责。

       3.建立符合司法规律与国情的管理模式。目前,我国基层社区处理纠纷或者信访的部门较多,可谓政出多头。但一旦遇到矛盾尖锐的纠纷或久调不成的纠纷,便开始相互踢皮球,最后把“球”踢给法院,即使法院依法作出判决,效果也并不理想。因此,探索建立符合司法规律与国情的社区法官管理模式是相当必要的。基于社区法官是人民法院向社区延伸的“根与须”,所以,可以尝试实行双重管理:一方面,法官接受法院的政治思想培训、业务指导与工作考核,另一方面深入社区与街道、居委干部一同参与社区管理和片区的综合治理。



([1])孙晶鑫:《长春市社区管理体制研究》,东北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2]) 高越强、曹书瑜:《社区法官工作模式的探索与完善》,《人民法院报》2012425日第8版。


编辑:宣传处
文章出处:洪山法院

浏览记录

整站检索

区院动态

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图片报道
网站首页本院概况湖北法院法官园地理论研究司法文书
Copyrights © 2012-2016 All Rights Reserved.武汉中级人民法院 版权所有
如有转载或引用本站文章涉及版权问题,请与我们联系
地址:武汉市江汉区常青路156号 邮编:430024 联系电话:027-65686333 鄂ICP备12010191号-1